北人鬼

碎碎念

偏僻渾南村KTV竟然有巫堵

深夜驚喜叭

2018.7.12

終於安頓好了
果真是最壞的情況 雖然說做好了一定的心理預設 但還是在重壓下 真的是有重量的東西hhh 搬到精神恍惚搬到想嘔吐 流出生理性眼淚 邊搬邊哭 現在想想這個場景真的有點好笑
但是還是受不了有些人説這說那兒 尤其比較親近的人把所有問題歸結在我身上真的操你媽吧
畢竟小臂上有點密集的劃痕又不辜負疤痕體質看起來真的有點嚇人 腳上全是泡 洗澡的時候發現身上這青一塊那紫一塊 有點慘烈還有點痛
反正婆說婆有理公說公有理我放屁

新寢室沒有校園網離哪裡都特別遠 洗漱間髒得嚇人讓人無從下盆 熱水器也很日怪
坐在小推車上準備起飛真的是今日校園唯一快樂了叭

2018.7.9

想買的鞋打折了但突然沒碼 分配幫忙搬寢室的人頭只有三個一位是著名兩耳不聞窗外事先生還有兩位是別人的男友
亂寫的歌頌文得了一等獎果真虛情假意會來得更快些
最後還是靠自己吃菠菜吧大力水手

周圍的人準備轉專業的轉專業 出國的出國
又開始對自己選擇的路感到不適 果真不是一個堅定的人
就連是否選擇哲學也開始產生懷疑 或者說是加深了不穩定感 有什麼意義呢
這樣想好像又會平復點 反正什麼都沒有意義

呆在這裡好像也沒有那麼糟
開始習慣狀態越來越差的皮膚 習慣粗糙的飲食 習慣五百年看不到的一場演出 習慣有活力的人 甚至連盲目自信都散發著可愛

但真的好想回家鴨

每天都很聳想那麼多焦慮睡一覺死在夢裡就好了
畢竟從某種意義上講 明天永遠都不會到來
🙃

在沒有人的寢室吸菸有一種小時候偷偷吃糖的快樂

看天空二十秒致幻

我躺在躺椅上 就像它随时会发射一样

朋友们都喝醉了 酒气和排泄物 口水和酒瓶渣子 还有人在当场做爱 但大部分都沉睡了 和死去一样的安详

指尖传来刺痛 不得已起身抖落烟灰 火星撕开黑夜 留下一滩鲜血 楼下的汽车在尖叫 模糊的红灯闪烁着 是极速燃烧的陨石碎片 我的神经也在燃烧 最后变成了灰烬

我想我快疯了

出门的过程中我踢到好几个人 他们的面孔开始融化 散发出恶臭 我不记得他们都是谁了

楼梯口的风很大 挟裹着困意 鞋底很薄 似乎仔细揣摩 脚掌就能接触水泥地的细小颗粒 像短跑运动员接触到了助跑器 然后像子弹一样冲了出去 像子弹一样飞上了天

那就杀个人吧

2018.7.8

突然想到又是新的一天了

还是会忍不住打2017 写日记竟然也是两三年前的事了
高中戒烟的时候就疯狂吃棒棒糖 时隔多日上几周被呛哭了
到现在我也不是很懂谈恋爱的意义 谈恋爱在四川话里面叫耍朋友 真的十分贴切主题了 也可能真的一个人太久 真的是土狗一样对自我领域意识比较强

难过可以具象化就好了
这样就知道什么是快乐了

每一天死在梦里就好了

2018.7.5

寝室的门开着 今天刚刚装好了蚊帐 嘴巴肿了 像小时候看见的那个肿瘤 对死亡一点概念都没有
又要换环境 被小学班主任夸奖过适应能力强 现在没有变的 还是像一个小朋友一样痛哭 小时候超坚强的 现在一点点压力却就要开始焦虑崩溃
为什么呢
每一天都这个样子
新的难过
就连难过都没有本质

炬炬

5月11日

5月17日

20岁

45年

昨天今天

明天没了